今天是:
厚壁无缝钢管
厚壁无缝钢管
  中厚壁钢管 中厚壁钢管
  流体管
  结构管
  高压锅炉管
  低中压锅炉管
  合金管
  船用管
  不锈钢管
  低温管
  螺旋管
  石油裂化管
  液压支柱管
  化肥专用管
  管线管
  精密钢管 精密钢管
  精密钢管 无缝方矩管
不锈钢管
电话:0635- 8889866 8883718  
      0635- 8883798 8882676
      0635- 8889491
传真:0635- 8889911
手机:13734450500
   13001752805
邮箱:aoyusteel@126.com
联系人:李凯   李正洪   赵红
邮编:252000
地址:聊城市开发区武夷山路七号
  新闻资讯
中国山东铁矿石库存量超9000万吨 价格承压
作者: 奥宇管材
  

“正常的话我们每天出货应该在两三千吨,但是昨天只出货千儿八百吨,没办法,现在市场需求量太小了。”6月28日,北京地区钢材贸易商北京鑫鑫德顺物资供应有限公司董事长梁涛告诉时代周报。

  在梁涛看来,钢材需求的减少导致了钢价正在“止不住地往下跌”。中国钢材价格从6月中旬开始了大范围的下跌态势,并且目前还没有完全站稳的迹象。与之伴随的是,宝钢、武钢、安钢等龙头企业掀起的降价风潮。

  很多声音预期,即将到来的传统淡季将使这一波弱势行情维持到秋季结束才能迎来转机,他们看到的是1000万套保障房在11月份全部开工的消息。但是冷静的、甚至是悲观的声音则认为下半年钢价的走势充满着太多的不确定性。

  作为重要的基础性原材料产品,钢材价格的持续下跌也将反映出工业运行的晴雨表。业内专家指出,中国宏观调控政策的传导效应已经开始反映到实体经济身上,无论是汽车、造船还是房地产市场,几乎所有的钢铁用户需求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萎缩。这种调整态势的力度有多大以及会持续多长时间,现在难下定论。

  如今,随着各项宏观数据的发布,那些纷纷回落或下跌的数字也许有助于钢铁业界重新审视维持日产粗钢超过190万吨的纪录是否值得。

  6月跌势

  6月20-24日这几天,国内现货钢价出现大幅下跌,华东区域上海、杭州市场领跌全国,截至6月24日,全国28个主要市场25mm规格二级螺纹钢平均价格为4974元/吨,较上周末下跌83元/吨。

  从6月13日星期一开始,指数已经从177.4一路下滑到了6月28日的174.1。国内钢价的跌幅有放大的趋势,市场将继续承受较大压力。

  表现在出厂价方面,先是6月9日,宝钢率先普遍下调了7月份的钢材价格,武钢、鞍钢和首钢在6月16日跟进调价,6月21日包括河北钢铁、沙钢等27家钢铁企业同日宣布了降价信息,至此全国性钢厂大降价风潮形成。

  一位要求匿名的华东地区大型钢厂销售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表示,“我们调价也是根据市场的反应作出的,包括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的变化,大型钢厂在市场不好的情况下,会提前预判做出准备”。

  按照一些分析的声音认为,自“五一”小长假以来,国内钢材市场价格似乎呈现出“高位盘整”到“价格分化”再到“普遍下跌”的“三部曲”,表现在具体产品上也是先后有别,降幅有别。

  北京地区钢材销售排名前列的某贸易商高管对时代周报表示,目前钢价下行表现得有些复杂,品种差异也很大。西本新干线高级分析师邱跃成表示,相对于6月份建筑钢材价格的突然下跌,板材价格从5月份即开始下跌,很多板材生产厂家已经出现了亏损局面。上述大型钢厂销售负责人也证实,以造船和机械行业需求的中板为例,目前全行业是处于亏损边缘,没有盈利的机会。

  在笔者采访的诸多业内人士中,普遍对当前的价格跌势没有过分担心,正如中钢协副秘书长屈秀丽对时代周报所言,“都涨了几个月了,适当调整一下也好”。

  值得关注的是,在钢铁原材料方面,铁矿石价格近期也出现了回落。据西本新干线的数据,如果按照62%品位折算,力拓第三季度粉矿报价为168.85美元/吨,较第二季度下跌2.5美元/吨;第三季度块矿价格为186.67美元/吨,较第二季度下跌5.91美元/吨。

  钢材价格下跌反映铁矿石上还包括库存的增加,截至6月20日,中国港口铁矿石库存量为9290万吨,处于历史高位,而5月份国内矿石的产量也超过了1亿吨,这将对铁矿石价格形成进一步压力。

  此前有报道称,淡水河谷一艘装载有39.1万吨铁矿石的巨型货轮更改行程路线,目的地从中国改为意大利,该公司承认是基于市场需求而更改线路。不知道这样一个小插曲会不会让铁矿石巨头加剧看空中国钢铁市场。

  钢铁缺钱

  “本来年初我们预计今年钢材价格因为宏观调控的关系不会太好,但是没想到上半年却一直维持了涨势,现在价格却又跌下来了,但是下跌的时间和幅度谁也说不准,所以我们很困惑、很纠结。”上述某钢铁贸易商高管对时代周报表示。

  由于正好处于6月份这样一个关键点,各方对于目前价格下跌的原因分析也不尽相同。比如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赫荣亮对时代周报表示,最近钢材价格下跌就是淡季调整,而且调整的时间有限,不会太长。近十年来,每年七八月份都属于钢材需求的淡季。

  需要指出的是,和钢材需求的淡季萎缩对应的是,国内钢材产量依然维持在日产粗钢超过190万吨的历史高位。中钢协6月28日预估,6月中旬全国粗钢日均产量195.54万吨。屈秀丽指出,尽管生产板材的大型钢厂普遍日子过得不舒服,但是依靠建筑钢材为生的中小钢企热情还很高,活得很滋润。

  另外,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今年5月份我国粗钢月度产量达到6025万吨,首次单月突破6000万吨,创下历史新高;而1-5月份累计产量为2.90亿吨,同比增加8.5%。

  钢材价格下跌的最主要原因就是需求疲软和资金紧张两个方面引起的。而屈秀丽表示,资金紧张已经是钢铁行业的普遍反映,从需求来说,资金短缺也抑制了需求的增加,而贸易商则急于出货套现,导致价格下行。

  随着6月14日公布5月份CPI数据上涨5.5%,央行也宣布6月20日起上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是央行年内第6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也是去年以来的第12次。

  对于钢铁这个资金密集型行业来说,存款准备金率的不断提高显然将加剧其资金流转的困难性。最直观的表现是,第六次提准后货币市场资金利率全线上扬,上海市场钢材贸易商贴现率迅速上升至6.91%的年内次高点。

  6月份第四周终端采购量环比下降12.49%。而从整个农历5月来看,终端采购量数据较农历4月环比回落了25.36%,较去年同期也回落14.57%,这也成为本月钢价下跌的一个重要原因。

  同时,各方面提供的社会库存数据也出现下降。北京鑫鑫德顺物资供应有限公司董事长梁涛对此指出,北京市场正常的话存货应该在20万吨,现在这个数字是40万吨左右。

  宏观压力

  上述华东地区大型钢厂销售负责人介绍,他们研究后作出的判断是,现在钢价处于弱势盘整,后期将继续波动,但是长期来看比如下半年走势还是无法预测,“这个跟宏观政策、金融政策的关系太大了,不好说清楚”。

  作为工业经济运行的晴雨表,钢铁行业的资金短缺被认为是中国经济宏观调控、货币紧缩政策的直接反映。“今年上半年的宏观调控的累积效应已经在六七月份开始显现出来,我们预计二季度GDP可能相比一季度出现回落,而三季度还将继续回落。”上述负责人说。

  6月23日,汇丰公布,6月份汇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的预览指数降至11个月来最低水平,数值仅为50.1,较5月降低了1.5个百分点。汇丰方面表示,由于紧缩政策见效同时外需疲弱,总需求正在降温。另有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分别为14.9%1-2月数据、14.8%、13.4%,13.3%,增速回落迹象明显。

  中国官方PMI指数由中国物流联合会7月1日公布。上述华东地区大型钢厂销售负责人表示,PMI指数本身具有滞后性,50点是公认的盈亏分水岭,而现在的数据已经显示情况正在悲观起来。

  东亚期货分析师曹莉表示,整个宏观经济形势肯定正在影响钢材价格,尤其是工业品生产,比如PMI指数的回落反映出整体制造业的状况就不太好,从而导致钢材需求下降。业内人士表示,整体制造业下滑首要表现就是汽车、家电等行业需求的板材铲平,而长期包括房地产、基地等行业也会波及。他认为,钢铁企业资金短缺状况估计短期内很难缓和,而整体经济形势不太乐观也将是影响钢材市场向好的一个变量。

  业内人士表示,当前中国钢材价格的下跌需要跟国际市场联系起来,世界经济受到通胀压力已经开始放缓,这反映在大宗商品价格近期都在持续往下走,说明了国际经济形势和承受力不如以前了,这也导致中国钢材出口受到影响,总体来看,钢材价格回落是趋势,是需求放缓,但是不下跌,不会出现像2008年金融危机到来前的景象。

  相似的是,2008年上半年受国内经济增长和地震灾后重建需求的影响,钢材价格一路飘红,直到7月份进入需求淡季,钢价才开始稳住,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奥运会一结束国际市场商品价格会急剧下跌,这也导致中国钢材价格一度深跌超过2000元。

  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表示,严峻的通胀压力将促使宏观调控不能放松,即便是在经济增长出现回落的情况下,中国也要忍着渡过这一关,以便换取未来的增长空间,从这个背景看,钢材价格下跌可以理解。

  半年可期?

  上述北京地区某钢铁贸易商高管对时代周报表示,“钢材价格还会处在下行区间,至于下降幅度和时间,现在不宜做人为判断,估计三季度会很难过”。

  笔者采访的该公司市场分析员张先生表示,总体来看今年钢材价格还是偏高的,根据去年的平均线4200元/吨计算,即便考虑通胀因素也只有上涨到4500元/吨,这跟现在4800元以上的价格来说相差很多,所以还有下降的空间。

  但是业内人士认为,中国钢铁业一直处于一种微利或亏损状态,所以价格下跌空间很小,相反倒是铁矿石价格下跌空间更大,预计下一步会继续下探。上述华东地区大型钢厂销售负责人认为,铁矿石价格肯定要跌,但是最近下跌的幅度比预期要慢,这也让市场不好判断其未来走势。对此,中钢协副秘书长屈秀丽发布悲观的预测,“铁矿石价格不会大幅下降,除非中国市场需求出现明显大幅度下降”。

  回到钢材价格上,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赫荣亮对时代周报表示,自从汽车、家电等下游消费景气度下降以后,板材消费一直处于不景气,导致了板材企业的亏损。目前看来,板材的情况还要有赖于下游消费,从下半年来看,国内整体经济有继续处于调整的可能,PMI等指数一直处于回落态势,板材市场将继续维持弱于长材市场情况。

  对于长材也就是建筑钢材价格未来的走势,笔者采访的各方观点出现完全对立。此前,一度有声音认为,中国房地产调控政策是钢价下跌的重要原因,但是实际情况是房地产业需求的长材销售萎缩程度并不大。业内人士表示,国家调控的是房地产价格,不是房地产的供给。上述华东大型钢企销售负责人认为,房地产调控确实对钢价有负面影响,但是会被保障房建设需求所抵消。

  目前,钢铁业界期待的是今年1000万套保障房建设的需求。6月9日,住建部部长姜伟新要求,今年的1000万套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各地必须在11月末以前全面开工。

  但是另一个尴尬的数字是,截至5月底,今年1000万套保障房建设的实际开工率仅为34%,其中超过70%城市的开工率更是不足30%,导致这个结果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资金短缺。而根据测算,按照每套均50平方米计算,1000万套保障房开工前期需要使用的钢量约在1250万吨,这对于全年6亿吨的粗钢产量来说不可同日而语。

  业内人士指出,不能对1000万套保障房建设过于乐观,即使是各地遵循命令开工了,但是以后的投资力度是否能加快建设进度都值得怀疑。北京鑫鑫德顺物资供应有限公司董事长梁涛认为,对于保障房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地方政府都是能不建就不建,完全处于观望状态,很难说哪个地区能落实到位。

  不过,业内人士对此表示乐观,他认为保障房建设是政治任务,只要中央政府下决心来做,相信地方政府会积极完成。上述北京地区钢铁贸易商高管也表示,从感觉上CPI指数可能已经见顶,宏观调控已经控制住,而且当前中小企业普遍生存困难,相信中央政府会作出有利调整。

焊管
版权所有:山东聊城奥宇钢管有限公司
 电话:0635- 8889866   8883718   8883798   8882676   8889491   传真:0635- 8889911     手机:13734450500  13001752805 
  邮 编:252000   地址:聊城市开发区武夷山路七号
安全联盟
   
  钢管
   
  QQ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大口径钢管